【6095.com】耳聋村

武川县某麻风病村一位70岁的老人在香蕉地做完农活后又去捡柴火。他独自一人住在这个村子。村子里的麻风病人都已经比较老了,以至于麻疯病村的人口数每年都在减少。尽管他无法用到干净的水,用上电;但他依然不愿意离开村子,因为他住在这个村里已经有40余年了。(2007.6.17)  作者阐述:  虽然麻风病这种古老的疾病现在100%能通过药物治愈,对人们的影响也是有限的,但在中国的南部省市仍有超过600多个麻风病村庄,居住着超过40000名麻风病人。在这些村,有些是部分残疾,但他们已不再是麻风病人了。他们已经通过药物治愈。当多种药物治疗在80年代的中国成为可能时,麻风病人可以被治愈了。  然而,因为人们长时间存在的对麻风病人的歧视,这些人一直被隔离在偏远的地方。在大多数的村庄里,没有干净的水和生活用电,居住条件非常困难,不过,政府每个月会发放给他们生活补助。这些村庄的经济条件已经向贫困村靠近,而在当今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的同时,他们却被遗忘和忽视。这些因为麻风病致疾的村民,他们的平均年龄都已经超过了六十岁,生活对他们来说更为艰难。  在当代的中国,经济增长确实提高了城市居民的生活水平,这是显而易见的,但农村地区却在“提速”的过程中被甩在了后面。据说在未来的10到20年里,村庄会慢慢的消失。然而,这些曾经患有麻风病的人也会慢慢被忘记,就好像在历史的进程中,没人会一直会受到被歧视的痛苦  这组图片故事所要讲述的是麻风病患者们的日常生活状态,他们现实的存在于中国当前经济繁荣大背景之下的阴影中。文/环球摄影

武川县某麻风病村一位70岁的老人在香蕉地做完农活后又去捡柴火。他独自一人住在这个村子。因为他们都已经比较老了,因此麻疯病村的人口数每年都在减少。尽管他无法用到干净的水,用上电;但他依然不愿意离开村子,因为他住在这个村里已经有40余年了。(2007.6.16)

  一个75岁的村民回到他的房子。从之前致使他严重残疾的麻风病中恢复过来后,走路对他来说都是件很艰难的事。他被送到村子里的时候不过28岁。即便他能恢复,也因为人们对这种疾病的歧视而无法回家。尽管生活艰难,但他都忍受了,而且对人也很友善。(2007.6.23)   下午女村民在树下休息。尽管她们承受着生活的不幸,但她们待人和善。村民人数每年都在递减,曾有超过100名患者生活在梧州市对面这个沿河而建的偏远村落,可如今只剩下他们9个人了。有些病人可能回去和家人住在一起,而另一些人则去世了。(2007.6.22)   一位村民正在家里休息。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年龄已经超过了70岁。据说村庄将会在10到20年里消失因为许多村民都已经很老了。这些地方类似于中国农村那些贫困农耕村落,在中国近年来经济增长的同时这里的人们却被遗忘了。(2007.6.22)   居住着麻风病患者的村子。村子座落在深山里,村民们无法获得干净的水和电。这些地方类似于中国那些贫困的农耕村落。(2007.7.7)   下午,一位村民正躺在她的床上休息。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超过了70岁。据推测,这些村庄将会在未来的10到20年里消失,因为许多村民的年事已高。(2007.6.21)   武川县麻风病村一位70岁的老人。他独自一人住在这个村子。尽管他无法用到干净的水,无法用上电;但他依然不愿意离开村子,因为他住在这个村里已经有40余年了。(2007.6.22)   这是一位85岁高龄的农村妇女。许多村民年纪都很大了。村民人数每年都在递减。曾有超过100名的患者生活在梧州市对面这个沿河而建的偏远村落,可如今只剩下他们9个了。有些病人可能回去和家人住在一起,而另一些人去世了。(2007.6.22) [FS:PAGE]   武川县麻风病村一位70岁砍柴的老人。他独自一人住在这个村子。因为他们都已经比较老了,因此麻疯病村的人口数每年都在减少。尽管他无法用到干净的水,用上电;但他依然不愿意离开村子,因为他住在这个村里已经有40余年。(2007.6.16)   一个75岁的村民正在蚊帐里休息。不像其他村民,他同家人一起生活在这个村里。“我不经常去城里,因为我一直觉得被歧视”他说,“但我有家人,所以在这儿我不觉得寂寞。” (2007.6.14)   一位75岁的村民在练习书法。麻风病致使他的手严重残疾,但他的书法写得很不错。从致残的麻风病中恢复过来后,走路对他来说都是件很艰难的事。他被送到村子里的时候不过28岁。即使他能恢复,也是因为人们对这种疾病的歧视而无法回家。尽管生活艰难,但他都忍受了,而且他待人很和善。(2007.6.22)   村民们正在房间里休息。这所房子大约于30到50年前建造的,而且部分已经残破了。年久失修的房子上还筑满了蜂巢。(2007.6.23)   一个抽着烟斗的73岁村民。他于1963年被送到村里。由于手臂和腿已严重残疾而不能行走自如,他的眼睛也不太好使了。像许多麻风病人他一样,他也没有家庭。“我想看看我的家人,但我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,因为我都不知道他们住在哪。即使我能见到他们,因为这个病,他们也不会和我住在一起的”。现在,他住在一间脏乱差的老房子里。(2007.6.14)   一位73岁的村民正在吃午饭。他和棺材住在一起。1963年,他被送到村里。他的手臂,腿,眼睛都因为麻风病而残废,就像许多麻风病人一样,他没有家庭。(2007.6.14)

  一位村民下山去城里购买燃油。村子座落在深山里,所以村民们很难去镇上,尤其是那些患有残疾的,他们要翻座山到达目的地,之后再回村。在中国,许多麻风病的村子被孤立,以至于他们远离了其余的人们和村庄。(2007.7.8)

相关文章

Comment ()
评论是一种美德,说点什么吧,否则我会恨你的。。。